他躺在他的懷中,虛弱的擡起手撕下他臉上的人皮面具。
“果然沒變啊……”他笑了,就像當初那樣的動人。“小邪,我死後呢…記得把我那件戲服…還有你那件軍服,放進我的棺材里……”
他緊緊的抱住他,臉上的淚水不停滑落。
他用那只布滿皺紋的手,牽起他依是緊致的左手,將他無名指上的戒指拿了下來,將自己的套上去。
“這樣……你就不會…孤單了……”懷里的他閉上眼睛,帶著滿足的笑容,輕聲的說:“我…先走一步了…在那里……等你……”
.
他帶著,看那個人死去卻無能為力的痛,走過漫長的歲月。
他不記得自己是誰,卻知道有個比自己性命還重要的那個人。那個人一直停留在他的記憶里,並未隨著歲月流逝而消失。他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里盡是無法抹煞的悲痛。
只有在夢里,他才會遇見他。唱戲的他,炸毛的他,溫柔笑著的他……往往在夢到他死去的時候驚醒,隔天又是再一次的折磨。
他活的太久,累了倦了。
“你在哪里……”他輕撫著手上的戒指。“我在等你…帶我回家啊……”
深夜,他又夢到那個人,站在他的面前,有些模糊。
“…是你嗎?”他顫抖著伸出手,卻在要碰觸到他臉頰時又縮了回來。
那人握住他縮回去的手 ,用當初那般溫柔的語氣,輕輕的對他說:“小邪,我們回家。”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