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專為黑小花設定的鈴聲響起,張小邪接起手機。
“今晚吃什麽?”
“你愛吃的糖醋魚。”
“真的啊!”黑小花有些雀躍地說。
張小邪看著手上滿滿一袋的食材,嘴角不自覺地上揚幾度。
“嗯,早點回來。”
忽然,尖銳的剎車聲從手機里傳來,伴隨一聲巨響與手機掉落的聲音。
張小邪楞在原地。
“小花?”,沒人回應。
很快地,張小邪攔了臺計程車,對司機匆忙喊了黑小花公司的地址。
手機依然是通話中,可是傳來的不是那人的聲音。
救護車的鳴笛聲讓人愈發緊張。
醫院里,張小邪輕輕地掀開覆在那人臉上的白布。
那人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甚至還帶著微微的笑容。
“小花,醒醒。”張小邪輕聲喚著黑小花的名字。
“不是想吃糖醋魚?別睡了,要回家了,到家後就做給你吃啊。”
張小邪微微彎下腰,手輕輕推著黑小花的身體,“小花,別睡了。”
門外的護士走了進來,有些哽咽的對張小邪說:“先、先生…您別這樣,那位先生已經去了……”
“別胡扯!”張小邪激動的直起身子,“他只是累得睡著了!他沒死!他還活著!”
從眼眶中流出的淚水出賣了張小邪,他緊緊握著黑小花冰冷的手。
“小花,你別睡了…醒醒啊…”

2。
時間拉回事發之前,黑小花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拿著手機,腦中還不停回味著糖醋魚酸甜的味道。看著人行道對面的紅燈,黑小花在心里抱怨著時間的緩慢。
一看著見橫向的號誌燈變成黃燈,黑小花便迫不及待踏出腳步。
不過他忘了,亞洲人一向習慣在黃燈時加速通過。
當一臺銀白色轎車在他面前時,他腦中一片空白,只能任剎車聲奪去他的聽覺,任轎車撞上他的身體,任還在通話中的手機掉落,任在另一端的人聽著這些聲音。
連按下結束通話鍵的時間都沒有。
黑小花躺在馬路上,路旁的目擊者報了案,幾位好心人替他把壓在身上的汽車殘骸移開。
他咳出一口鮮血,顫抖著手,想去拿掉在不遠處的手機。
好不容易拿到後,救護車也來了,他用最後一絲力氣,按下結束通話鍵。
最後,他腦海里不是糖醋魚的香氣,而是張小邪為了他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很久以前,黑小花坐在餐桌前,看著張小邪將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一端上桌。
張小邪給彼此添了一碗飯後,才坐下來好好吃這頓飯。
黑小花一邊吃飯,邊對張小邪說:“還是小邪你做的飯最合我胃口。”
張小邪寵膩的看著黑小花,“我是為了你才下廚的,說這什麽傻話。”
黑小花無法辯駁,只好又扒了幾口飯到嘴里。
“吶,張小邪。下輩子,換我做飯給你吃。”黑小花含糊不清的說。
“嗯?你剛才說什麽?”張小邪夾了塊糖醋魚到黑小花的碗里。“把飯吞下去在說啊。”
黑小花沒有理他,繼續吃著自己的飯。
黑小花帶著笑容,無聲的說:“張小邪,下輩…子,換我…做飯給你吃…”
【嗶——】,儀器響起刺耳的長音,水平的直線宣告著,床上的他已經離開人世。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