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邪迷上了一款遊戲。

據黑小花的說法,不過是連連看,外加編個暴牙兔子打怪獸的故事,看得出黑小花對這遊戲是非常不以為然的。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張小邪只要玩起這遊戲,便有如老僧入定般,不管這麽吵他都不會理你,甚至連晚餐也是隨便煮煮,例如大雜燴什麽的……使得黑小花非常不高興。

這樣的情況一連好幾天,黑小花終於暴走了,趁著張小邪洗澡的時候,黑小花抓過手機刪了遊戲。

“死兔子,敢讓張小邪對我這般漠視…”黑小花咬牙切齒的看著手機,在那只暴牙兔子消失後,他便若無其事的坐回沙發上,隨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雜誌。

在浴室里頭的張小邪用毛巾擦著頭發,剛才黑小花的一舉一動從他刻意開了一小縫的門看得一清二楚,嘴角若有似無的上揚,仿佛是完成某樣計劃而感到喜悅。張小邪套上褲子,推開門走了出去,目光飄向黑小花,對方手里的雜誌還拿反,做賊心虛?張小邪這樣想著,便伸手要去拿桌上的手機。

“小邪,很久沒吃糖醋魚,今晚你煮給我吃好不?”黑小花忽然開口,估計還是怕張小邪動怒。

“嗯,還想吃什麽?”張小邪滑開鎖屏,楞了一下,“遊戲怎麽…不見了?”他轉頭看向黑小花,後者明顯有點緊張。
“欸…不、不見了?會不會是自己卸載了?有的app很坑啊!裝不上就算了,裝上了還會自己不見…既、既然都不見就算了吧,遊戲什麽的玩多了是會上癮的,還是別玩了比較好……”結結巴巴的說完後,黑小花趕緊低頭盯著雜誌,一邊用余光偷偷觀察張小邪的反應。見對方不發一語,自己越發覺得心慌。

忽然張小邪雙手撐在黑小花的兩側,把他困在沙發上,黑小花措手不及,手中的雜誌都被捏到變形了。
“小花,”張小邪在黑小花耳邊低語惹得黑小花一個哆嗦。“這本是瑕疵品嗎?”黑小花聽完,疑惑的看向張小邪,後者低頭看著他手中的雜誌,黑小花這才驚覺自己居然…拿反了…

“我、我這是在訓練自己看反字的能力!”黑小花趕緊狡辯,擔心張小邪看出端倪。
張小邪輕笑了一聲,“這麽別扭,吃醋了就告訴我,不必偷偷把遊戲刪了。”說完後還在黑小花臉上偷了個吻,張小邪松開手走向廚房。

“我、我才沒有吃醋啊!”黑小花紅著臉,對某人這樣喊道,後者圍著圍裙,心情愉悅的切著菜。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