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分坐沙發兩側。

右邊的黑小花吃著手中的洋芋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魔性看著電視,左邊的張小邪心想,剛才肯定是腦神經一抽才會把他放進來。


回想幾分鐘前的情況。


週六上午七點整,吱喳的麻雀披著金黃色陽光站在電線上,偶爾跳起來轉身換個方向看風景。賴在床上的張小邪一點也不想起身。為了趕論文,他連續好幾天都熬夜熬到兩三點才睡,昨天終於把論文完成寄給教授,今天打算一鼓作氣睡到下午三點再起來吃下午茶。


「叮咚——」

誰啊,大清早跑來按門鈴。張小邪沒有理會,棉被蓋住耳朵選擇做隻鴕鳥。

「叮咚——」

外頭仍努力不懈地戳著門鈴,一下一下還算規律,張小邪意識越來越昏沉,漸漸跌入夢鄉。

「叮咚叮咚叮咚——」

踩空般抖了一下,張小邪睜開眼睛,掀開棉被,連拖鞋也沒穿,直接走到客廳,開了鎖大力打開門,準備給那個嫌命太長的傢伙噴一句鏗鏘有力的髒話時,外面那個嫌命太長的傢伙突然撲了過來,先發制人大喊一聲:「麥當勞歡樂送!oh my dear你沒穿上衣耶。」還趁機摸胸肌腹肌背肌,吃了個鮮嫩豆腐。


dear你麻痺。摸你麻痺。張小邪用力把人從自己身上扒下來推出門外,正要速度關上門時另一邊傳來抗力。雙方僵持不下,張小邪力氣一收退後一大步,外面的人猛然跌到他腳邊。不理會地上那人哎呦哎呦地抱怨,大清早鬧這齣讓張小邪睡意全消,只好進廁所洗漱,開始今日生活。


地上的黑小花爬起來把鞋櫃上的早餐提進來放到桌上,幸好自己有先見之明,不然現在早餐應該爛成一團變成廚餘。抓起沙發上一個抱枕護在胸前,黑小花緩慢地靠近廁所,卻被鏡子反射出賣,兩人四目相交,黑小花陽光開朗的笑容換來眼前碰地闔上的門。

「今天早餐吃肉排吐司加蛋跟米漿呵,」黑小花停頓一下,想到剛才張小邪沒穿上衣,又說:「要不要我幫你拿衣服?」一番好意沒被接受,裡頭水聲淅瀝瀝,就是沒有人聲回覆。黑小花只好摸摸鼻子回客廳吃他自己那份早餐。張小邪聽著腳步聲遠去,鏡子反射臉上複雜神情,低頭閉氣捧水洗臉。等到張小邪出來,黑小花已經吃掉一半吐司,塞得鼓鼓的臉頰像儲食的倉鼠,偏頭看他的表情從一臉無辜到興奮還揮揮自己的爪子,張小邪停頓一下,快步走向房間,沙發上的黑小花有點小遺憾地在腦內重播剛才的場景。


終於套了衣服的張小邪把零錢放在桌上,才坐到沙發另一側吃早餐。

「幹嘛坐這麼遠?我又不會吃人。」黑小花挪動屁股靠近,張小邪起身坐上沙發扶手,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怕對方話都不說就把他踹倒在地,黑小花坐回沙發最角落,抓著遙控器切換電視頻道。

轉到新聞台時正好播放趣味的動物影片:小貓咪啃著大貓咪的尾巴,大貓咪屢次制止卻毫無效果,最後把小貓咪抱緊處理,配上字幕「看你還敢不敢作怪」。

黑小花笑出聲。「如果是你,我早就被踢出窩了吧,剛剛連扶我一下都不肯。」

「那是你自作自受。」張小邪搶在對方開口反駁前又說:「多大了還要別人扶,是不是要說『痛痛飛走了』?」

黑小花無言以對,腳縮到沙發上,抱著抱枕,手臂環著腿,怎麼看都像個受委屈的孩子。


沉默在空氣中爆炸,四散的粉塵擠進喉嚨,把所有該說的必須說的話通通堵在胸腔腹腔裡,播放中的綜藝節目每一秒都是搞笑橋段,分坐兩側的兩人,距離似乎更加遙遠。


張小邪率先打破尷尬氣氛,丟掉手中的垃圾,起身走到廚房,從櫥櫃裡拿出一包洋芋片,再坐回沙發,放到兩人之間的空位,像是一座橋樑。起初黑小花沒有動作,電視看著看著,一會兒才把洋芋片抓過來打開包裝。


沒多久就看到黑小花吃著零食,不時伸手拍著沙發,笑得花枝亂綻。張小邪喝著米漿,陪身旁這個外人眼中的男神,他心中的男神經病,看著節目裡主持人惡搞來賓,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這值得紀念的一幕,黑小花沒能捕捉,在他大笑之間被揭了過去。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