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沒寫也忘了格式(。-∀-。)

久久填一回簡直火山大噴發,連我自己都好喜歡這次的文字(自戀尛#


≡≡≡≡≡≡≡≡≡≡


zwei.眉骨


  大腿理所當然地被張小邪當成枕頭,捧著書本坐在沙發上的黑小花突然想起高三備考時,某個挑燈夜戰的夜晚。


  卷子一張一張的發,筆記成堆成堆的抄,睡眠時間一小時一小時的縮減。


  萬千燈火已經熄滅,只留一盞書桌上的檯燈,映著那張認真思考的臉龐。鉛筆唰唰地在紙上勾勒未來藍圖,卻怎麼也找不著欠缺的符號零件,腦子裡靈感咻地一下隨星光墜落,黑小花憤而在計算紙上刮過整團碳痕。房門傳來特定節奏的敲門聲,寓含某項意義,黑小花揉了揉眉心,將計算紙塞到桌墊底下,起身把鎖上的房門打開。門外的張小邪手上拿著裝了熱水的馬克杯,跟著對方進到房內,將房門輕聲闔上。


  閱讀完書上解說,黑小花拿起鉛筆繼續努力,數字與符號一項一項拼接,構築出佔滿半張紙的式子,終於在接近右邊頁緣時得到解答,他滿意地舒展開緊皺的眉頭,然後才想起方才進門的另一位戰士,轉頭一看,杯子放在一旁桌上,人已經躺在屬於自己那張柔軟的床。


  黑小花看著張小邪在昏暗燈光下顯得柔和的輪廓,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收拾桌上的試卷、書本及文具。關上檯燈,按下桌上那只夜燈的按鈕,帶著暖意的橘光發出不刺目的微小光芒,脫下拖鞋的黑小花縮進被窩裡,就見身旁的張小邪轉身面對他,眼睛都沒睜開,像是順著本能反應地將手搭上自己的腰,鼻尖對著鼻尖,狹小的空間裡全是對方與自己融合的呼息。


  黑小花伸出手,拇指指腹貼著對方的眉骨一下一下的摩挲。


  他知道這個時間應當趕緊把握睡眠,或者鞏固一下腦子裡留下的那堆的公式,但就是忍不住想感受對方呼吸的頻率,將所有數值通通代進計算,得出一個「這就是你」的結論。


  似乎感覺到身旁那人在自己臉上擾亂的行為,還迷迷糊糊的張小邪蹭了蹭剛才振筆疾書的那隻手,喃喃了幾句哄黑小花入眠的話語,還湊近在對方眉骨上輕輕一吻,不輕不重恰到好處,位置也是極好極具溫情。


  晚安。

  黑小花在心裡悄悄說了這句結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