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


情人節最後一發小甜(狗)餅(糧),還單著的各位吃完就可以解脫啦ε-(´∀`; )



≡≡≡≡≡≡≡≡≡≡≡≡≡≡≡≡≡≡≡≡



  穿著睡衣的解雨臣刷好牙,關上大燈、打開夜燈,棉被一捲闔眼準備入眠,一會兒過去,待他意識有些朦朧,桌上的手機卻突然震天響,不甘願地睜開眼睛,有些懊惱剛才偷懶不順手開啟靜音模式。


  抱著棉被爬到床邊,伸直了手臂總算搆到手機,看也不看聯絡人就直接接通,沒好氣地說:「喂!找誰!」


  電話另一頭似乎被他氣沖沖地口氣嚇了一跳,沉默許久都沒有反應,解雨臣正打算掛斷這通莫名其妙的電話,對方終於給點回應,不過卻是隔著窗聽見煙火炸開的悶聲。意識回籠的解雨臣總算想起要看聯絡人資訊,手機從耳邊放到眼前,上頭三字寫做黑瞎子。


  「在幹嘛呢?」


  眼前的手機傳來微弱的聲音,再次貼回耳邊,這回男人夾雜笑意的話語敲進解雨臣逐漸清醒的腦袋,窩回方才的位置,把棉被拉高遮住半張臉,窸窸窣窣地聲音讓黑瞎子明白為什麼對方會有這麼大的火氣。


  「吵醒你了?抱歉、抱歉。」


  即使黑瞎子不自覺地降低音量,在這寂靜的夜裡仍是放大了好幾倍,解雨臣握著手機伸個懶腰,搖搖頭在枕頭上蹭出聲響。


  「沒關係。話說誰這麼有錢有閒,在大半夜放煙火?」


  另一頭持續放著煙火,一聲聲透過電波傳到解雨臣這頭,他閉上眼睛,從千萬雜音中分辨出黑瞎子規律的呼息。


  「啊,一群大學生辦聯誼晚會呢。」黑瞎子盯著窗外。「挺漂亮的,你看看。」


  接受到對方視訊邀請,解雨臣按下確認,螢幕被黑瞎子摘下墨鏡後的臉填滿,一會兒切換成窗外的煙火。挺好看的,襯著黑夜更加絢爛奪目。


  「小年輕們真是精力充沛。」話音忍不住夾著睏意,解雨臣揉了揉眼睛,手一抖差點砸自己一臉,嘟著嘴讓手機固定在原位,再調整姿勢握穩。


  從黑瞎子那頭看來倒有點像解雨臣在索吻,忍不住親了親屏幕,幸好開的不是前鏡頭,不然讓解雨臣發現可要被戲弄一番。


  「喂,你打的電話,怎麼自己不說話呢?還有,把畫面切回來啊,只有你看得到我很恥啊。」畫面從絢爛奪目的煙火變成攝人心魄的黑瞎子,解雨臣看著對方不說話還緊盯著自己,趕緊隨便挑起個話題。「呃、說起來你那兒的隔音不怎麼好呢?」


  「你那兒有空房嗎?」黑瞎子猛然投了個變化球,拐著彎問解雨臣能不能讓他住進去。


  如果還聽不懂,那這麼多年的感情白培養了。不過解雨臣露出困惑神情,對著螢幕上的黑瞎子搖搖頭。「其他房間都充當倉庫了,沒空房。」


  黑瞎子笑出聲,再問:「那解當家身下的床夠不夠大?」


  解雨臣擺出大字型,手機被左手帶向一旁,黑瞎子那兒的畫面頓時漆黑一片,只聽見對方充滿笑意的回應:「不大。」說完還笑了出來。


  黑瞎子忍俊不禁,也跟著對方傻笑。「解雨臣,我上次抱著你滾都沒掉下去呢!」


  畫面突然一亮,解雨臣的臉出現在眼前,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惱怒。「大半夜開什麼車呢,你這老司機。」


  黑瞎子正想要講些話給被自己逗過頭的解雨臣順順毛,聽見對方又說:「雖然不大,不過兩個人睡,剛好。」語畢還對著他露出充滿幸福的笑顏,黑瞎子這回真的沒忍住衝動,吻上手機螢幕。


  「我想現在就過去你那兒。」黑瞎子緊盯著解雨臣的眼睛,眼裡的熾熱都快要燒破螢幕。


  「想想而已,請你不要付諸行動。」解雨臣滿臉拒絕,還配上擺手的動作。「很晚了,不要打擾我的睡眠。」


  「哼。」黑瞎子華麗地翻了個巴洛克式白眼。「好好好,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這回解雨臣是面帶笑意向他揮揮手,甚至付了個飛吻,沒等到黑瞎子作出回應時就結束通話。


  「噫,這麼調皮。」黑瞎子說完自己也抖了抖,低頭要關上手機看見又有解雨臣傳來的訊息。


  “總算能讓我體會一把何謂金屋藏嬌😉



  這個嬌指的是你才對吧,解當家。黑瞎子並沒有把這個事實告訴給對方,只是暗自笑了好一會兒。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