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被召喚之後,輝夜姬才得已再次聽見記憶中的笛音。

 

  原來他叫做萬年竹。輝夜姬躺在陪伴自己許久的竹子上,邊哼著曲、邊把玩著手裡的枝葉。還是人類的時候,她聽過許許多多樂曲,有高興的、傷感的,用來祭祀的、嫁娶的,可是印象總是不深、轉瞬即忘,頂多記得一小片段,卻總是和其他曲子混淆。

 

  唯獨這首不曾忘記,明明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聽過。哼著哼著,想起了以前那片竹林,濕氣和溫度剛好,偶爾會有雀鳥飛過竹枝,羽翼震動的風拂動竹葉,沙沙的聲音令她安心。

 

  幻境將周遭景色變成竹林,幽幽的月光透過枝葉縫隙落了滿地。「好想回到那片竹林啊⋯⋯」難得露出苦惱的表情,輝夜姬側身趴在竹子上,穿梭在竹林間。

 

  「沙沙——」

 

  微弱的摩擦聲傳進耳裡,輝夜姬抬起頭四處張望,卻不見任何蹤影。不過這裡是陰陽師的結界,社會也不像以前那般危險,會出現在這的頂多是寮裡的式神。她坐起身繼續哼著曲子,不遠處有笛音相和,萬年竹的身影在竹林間漸漸清晰。

 

  他也很懷念那片靜謐的竹林吧,畢竟在那裡度過這麼長的歲月。輝夜姬心裡想著,到一個段落後不哼唱了,只聽著萬年竹繼續吹奏。真好聽,她閉上眼睛、雙手交疊伏在竹子上,幻境能還原的效果有限,但輝夜姬還是聞到了竹子淡淡的香氣,在熟悉的環境下她敵不住睡意,跌入夢鄉前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還有越發明顯的竹香。

 

  周圍恢復往常的景色,萬年竹收起竹笛,看了一眼睡熟的輝夜姬。「說過多少次,在別人演奏間開口說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剛才刻意壓低音量的感嘆還是被聽見了,萬年竹走近輝夜姬身邊,伸手捏捏她的臉頰,換得對方眉頭微微一皺似要甦醒,他急忙收回手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觀察一會沒有醒來的意思,他鬆了一口氣,從袖子裡拿出一串竹製的風鈴,聲音不像金屬製的這般青翠,卻有種踏實的感覺。動用妖力在輝夜姬的竹子綴上一個環、垂掛著竹風鈴,有動靜就能聽到聲響,只要她一來,自己便可知曉。

 

  雖然輝夜姬經過走廊擺放的竹子盆栽時,萬年竹就會得知那個小姑娘又用最快的速度來他面前,告訴他今天出戰時遇到的新鮮事。輝夜姬還只是個剛升四星的小式神,卻成天要陰陽師帶她出戰,不久前打御魂時被大蛇攻擊,手臂留下一道鮮紅猙獰的傷,縱使有所成長,卻也在櫻與桃那裡治療許久。萬年竹惱怒地撥亂輝夜姬的頭髮,原本整齊的髮絲披散下來,遮掩了那張睡臉。他嘆了口氣,開始打理對方的頭髮,手指爬梳著,停頓一會又分成三股編起小辮子,再用紅繩紮著髮尾。

 

  真是讓人不省心的丫頭,午睡也不挑地方。打算進房替輝夜姬拿條薄被以防著涼,身後卻傳來拉力,對方的手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勾上自己的衣服,輕輕拉住似是挽留。要是她受了風寒,自己肯定會被姑獲鳥逮著嘮叨好一陣子吧。想用妖力驅使竹子往房間前進,想不到有靈性的它居然動也不動,無奈之下萬年竹只能抱起輝夜姬,當她暫時的坐騎把人送回房間裡。

 

  看對方睡得香甜,萬年竹心底一暖,難得露出淺笑。只是目光瞥到方才紮好的辮子,心裡又有些無奈,她睡覺不老實定會弄亂髮型的。替輝夜姬蓋好被子,他退出房間,輕聲將門闔上。

 

  罷了,待她起床再紮一次吧。

 

  熟悉的笛聲再次響起,彷彿回到那年竹林裡的相遇。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