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導師帶畢業生至禮堂集合,再報告一次,請以班級為單位整隊後帶到禮堂集合⋯⋯」學務主任的聲音在椅子靠攏聲和學生走動的腳步聲下漸趨模糊,走廊上充斥著班長喊了三年的四列排好及學生們總是不聽從指揮的嬉鬧打罵。

  

  校園老舊的廣播放著今年畢業生自己做的畢業歌,旋律悠揚,歌詞寫著校園生活的點滴回憶,寫早上趕的那班校車,寫彼此在懵懵懂懂的高中生涯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畢聯會的工作人員引導畢業生依序進場,不少家長也已經到學校來,站在外頭跟經過的孩子打招呼。坐定後還要一段時間典禮才要開始,高三手機解禁,不少學生拿出手機肝遊戲、聊天、刷網頁,還有人拿自拍棒出來,大家擠成一團,就為了把自己塞進小方格裡頭。各種奇怪的表情都拍完一輪,學生們才聽從老師的指示回到座位上。

  

  

  禮堂空間有限,椅子排得滿滿當當,手臂磕著手臂、腿挨著腿,擠在其中一個位置的少年拿出手機滑開訊息。

  

黑羽:

  月白,我那天有考試⋯⋯

  時間沖到了,可能不會到場😟

  

  不要緊,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前排女同學們突然喊了聲他的名字,抬頭就是一聲快門,隨後笑成一團。


  「欸,怎麼沒看到你哥?」身旁的朋友轉頭看了看問道。

  「要期末考,沒差啦他來也沒幹嘛。」不以為意地搖搖頭,月白還是接受身旁朋友的拍肩安慰。

  

  父母離異後約定好哥哥和父親生活,弟弟則和母親。然而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對前任所生的孩子卻沒那麼關心,黑羽考上和弟弟所在同一區的大學,搬離開那個「家」,找了工作租了房,問月白要不要一起過來住。在新家庭總是覺得尷尬無法融入的月白,問過母親的意見後便和黑羽同住。

  

  這三年來,不管有什麼活動都是由黑羽代替父母出席,月白自是希望他能來參加他的畢業典禮,不過時間不允許就算了,朋友幫忙拍照留作紀念也可以。

  

  

  典禮開始後,一連串精彩的表演及冗長的頒獎儀式交錯著進行。越接近尾聲,氣氛越發感傷,已經有不少感性的學生默默擦眼淚,被發現還嘴硬說那是眼藥水,說著說著卻抱成一團又笑又哭,月白從包裡抽衛生紙給幾個已經哭成狗的同學,台上主持人也有些哽咽,但還是努力用幽默風趣的方式介紹接下來的演出,台下掌聲不斷、歡呼連連。

  

  畢業了。握著手裡的證書,跟著大家合唱最後一次畢業歌,月白才真正感受到今天是高中生涯的終點。在校長的祝福下,典禮正式結束,家長紛紛走過來感謝老師,有的拉著孩子找地方合照。月白將方才幫忙拍照的手機還給朋友,忍不住四處張望,原本不怎麼期望黑羽能來,卻看見他走進門口,找了一會兒就發現他,朝月白的方向快步走過來。


  「啊,還是沒趕上。」有些懊惱的抓抓頭,黑羽一臉抱歉地看著月白。


  「沒關係。」月白拿出手機,點開相簿。「我有請朋友幫我拍照,我們班位置剛好靠近前面,角度還算不錯。」

  

  

  看著相片裡向長官敬禮的月白,黑羽笑了笑,不顧正主害不害羞將他緊緊抱住。「月白,畢業快樂。」


  一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月白,聽見哥哥的笑聲,抬手回抱著他。

  

  「嗯,畢業快樂。」

  

  

  

  

  「欸,你畢業典禮什麼時候?」回去的路上,坐在機車後座的月白大聲問著黑羽。


  「喔,還早啦。」趁著停紅綠燈的空檔,黑羽看著後照鏡裡的月白。「總之不會沖到你的期末考,學弟。」


  隔著灰色透光擋風板還是能看懂對方眼裡的調侃,月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已經綠燈,在起步引擎聲中夾了句話。

  

  

  「搞不好你會變成我同屆。」


  「喂!不要以為我沒聽到啊!」


  

  風拂過少年笑得開懷的眼角。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