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覺得這對好吃,不過其實應該算兩條蛇蛇的戀愛,建模裡的蛇蛇好像是連在身上的不過為了劇情需求就當作牠們可以自由活動吧(ง •̀_•́)ง

  

  

≡≡≡≡≡≡≡≡≡≡

  

  

  「這不是般若的蛇嗎?」食發鬼感知著竄上自己小腿的藍色小蛇的氣息,食指摩挲著牠的下巴。「怎麼沒和你的主人一起?偷溜出來玩啊。」


  吐著蛇信,藍色小蛇發出嘶嘶的聲音,攀在食發鬼身上的綠色小蛇從背部滑到左肩,頭部靠近藍色小蛇,看起來像是在對話,很是親密。


  和自家蛇相處這麼多年,不敢說全然知道牠的心思,但也能明白個七、八成,可是食發鬼怎麼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發展。


  「你居然揹著我跟別人家的蛇搞在了一塊。」側著臉蹭了蹭綠色的蛇身,妖怪的舉動把綠色小蛇的注意力轉移回去,蛇信舔過食發鬼的嘴脣,乖巧地依在妖怪的肩頭。

  

  

  「嘶嘶——」藍色小蛇趁一妖一蛇交流感情的期間攀上妖怪執著菸斗的手臂,好奇地盯著從尾端冒出的煙霧,蛇信一吐一吐的,晃著細細的蛇身。


  「嗯?」察覺到手臂上的小傢伙似乎想碰那虛無縹緲的迷煙,食發鬼不懷好意地笑了笑。「要不要試試看呀?」


  食發鬼正哄騙著無知小蛇嚐嚐會讓萬物陷入沉睡的迷煙,目標卻咻地順著菸斗攀往一旁的木頭柱子,蜿蜒而下再繞到另一個藍色身影上,最後停在一張精緻臉蛋旁故作乖巧。

  

  

  「不用了。」般若手掌輕拍藍色蛇身,拒絕食發鬼的邀請。「像這樣虛幻不實際的東西最危險,一不小心就會死去呢。」說罷從對方身旁走過,束起的長髮被風吹得揚起,輕輕擦過食發鬼的手臂。


  這話要是被姊姊聽到可是會被捉弄的,細長的手指敲了敲菸斗,湊近嘴脣淺淺吸一口,煙霧在嘴裡悠悠轉了個圈,食發鬼側頭撥出,白色薄煙被趕了出去,先是急促逃竄,等離得稍遠後才緩緩消散。


  「還看,已經走遠了。」肩上的小蛇動來動去,食發鬼敲敲牠的頭,讓牠安分點。不過回想起被髮絲碰觸的感覺,食發鬼舔舔嘴脣,念念不忘的模樣和綠色小蛇倒是如出一徹。

  

  

  

  

  食發鬼褪下藍綠色華服,換回以前那套白色為底、綴有紅紋的和服。他斜斜倚靠在廊柱邊,手指頭扯了扯快滑落的粉紫色披風,另一隻手執著菸斗畫個小圓,方才還在和另一條蛇玩耍的綠色小蛇便回到他的手臂上纏了三兩圈。


  「今天是黑色的啊。」食發鬼看著另一條蛇也攀上自己的手臂,頓時覺得負擔沈重。好在沒多久般若的身影便出現在廊道盡頭,腳步聲漸趨靠近,身後沒有揹著巨大鬼面,看起來倒有些嬌小。


  「果然在這裡呀。」看見主人靠近,黑色小蛇咻地飛竄出去,般若捉住小蛇,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對方。從兩顆小眼睛裡看出撒嬌的神情,他伸出另隻手,食指輕點牠的頭部,都有那麼多次的經驗,自然是不與牠計較。


  午後的陽光落在般若的發上,食發鬼頭一次覺得金黃色亮得讓妖睜不開眼。他瞇起眼,想吸口煙,無奈手上那傢伙卡在臂彎,頭卻一點一點探出去,他趕緊把蛇趕到肩頭上。


  方才還在與蛇溫馨對望的般若,察覺到一旁的騷動,向食發鬼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怎料正要與他擦肩離去時,腳卻絆到了對方的披風,差點就整個趴到地上,幸好自己的腰被食發鬼友善伸出的手臂好好地攬著,挽救一樁慘劇發生。


  許是被突如其來的意外驚嚇到,兩人一動也不動好一會。食發鬼的臉極為靠近般若的發旋,他想起那天被對方髮絲拂過的感覺,心頭微動,忍不住在眼前這金黃的發上落下一吻。


  頭頂傳來的感覺太過於溫柔,惹得般若有些心慌,他撥開腳邊絆著自己的布料,匆忙道聲謝拔腿疾走,留下也為剛才舉止有點不好意思的食發鬼。

  

  

  離得有段距離後,般若才緩下腳步、輕喘著氣。手摸著頭頂,對小蛇說:「他做什麼呢?」想起剛才的感覺,臉上有些燒,可是腦子裡卻不停浮起一個煞風景的念頭。


  「還好沒禿。」他笑出聲,又對小蛇道。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