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盜墓筆記


BGM:荒山亮-就是我


第十二年,我在。

  


≡≡≡≡≡≡≡≡≡≡


  

《又一年》

  


  在那之後過了許久,久到吳邪父母已經不在,久到收到高中同學孩子的喜帖,久到頭上的髮漸漸花白,臉上不再透露著恣意的青春,眼睛也不好使了,看個報紙都要離得老遠。

  


  這些年改變的事許多,父母走後吳邪和張起靈搬回他老家,周圍的景緻不是記憶的模樣,很新穎、但不是吳邪喜歡的風格,他還是偏好那種舊式的建築,溫馨而親切。庭院的樹種似乎也換了,說是長得太闊有礙交通,吳邪用了幾天觀察外面那條路有多少車輛經過,不多不少,可他也記得那棵樹長勢良好、很是茂密,罩著整個院子,夏天時還挺涼爽的,確實會遮蔽到一些陽光。


  不變的事也一堆,胖子仍然懷著一顆想要雲遊四海的心,修整幾年又收拾行李四處旅行。雖然有找到接班人,但解雨臣在商場上仍是叱吒風雲,不減解當家年輕時的威風。黑瞎子還是掛著那副墨鏡,菸酒照碰、玩笑照開,他的歲數長,這幾年更迭算不了什麼。大家日子過得一樣平凡。

  


  這麼多年過去,吳邪和張起靈的感情還是好得讓幾個好友稱羨。這天窗外淅瀝瀝地下著小雨,吳邪睜開眼看見張起靈縮在被窩面朝向他,感覺到他有動靜還伸出手臂攔著他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摟緊。早些年兩人染上賴床的惡習,準時在早點時清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和時下年輕人一樣一餐當兩餐吃,吳家兩位長輩還在世時可是念叨好久才讓他們忍痛改掉這個習慣。吳邪抬手掀著張起靈的眼皮,強迫對方迅速清醒,接著扒開還賴在腰上的手臂,扯開棉被下床洗漱,路過張起靈腳邊時還戳了他腳底板兩下,妄想賴床的老張只好狠下心來拋被棄枕,跟在打著哈欠的老吳身後進廁所。就這麼丁點大的空間,一次擠了兩個糟老頭,只能手臂挨著手臂,吐個漱口水都可能要濺到對方,吳邪手臂伸直攔著張起靈,讓他離遠一點。


  洗漱完張起靈要出門買早餐,他抬頭看了看,雨絲細得幾乎感覺不到,不以為意地戴上兜帽就出門,吳邪拿著傘走到玄關只看到闔上的門板。


  「老張今天嘴饞得很啊,走這麼急。」把傘掛回原來的位置,吳邪坐到沙發上開啟電視。

  


  顯然不能太過輕視這場毛毛細雨,張起靈還沒走到店家,雨勢驟然增大,整個人像是跳進池子般沒一處乾,他趕緊買完早點、速度衝回去,快到家時看到吳邪撐著傘小跑步出來。兩個人緊緊依偎著躲在傘下,卻還是有大半身子被雨打濕。


  「這雨連個預警都沒有就嘩地下了這麼大,你趕快去洗熱水澡,衣服我拿啊。」把張起靈推進浴室,吳邪關上門後回房拿乾淨的衣服。再回到浴室時裡頭有了滴答的水聲,把衣服放到架上,自己也換下濕掉的褲子。


  張起靈洗好出來又被塞了一杯熱茶,兩人捧著馬克杯窩在沙發,窗外的雨下個不停,哪兒都不能去。


  「氣象報告說下禮拜四才會放晴。」吳邪啃著包子,遞了一個給張起靈。「衣服又要晾不乾了。」


  「用烘的吧。」張起靈拿起遙控器轉了頻道,隨便停在一檔旅遊節目。


  吳邪定睛看了一會,手肘撞了撞張起靈。「欸,這裡是不是去過?」稍微思考一下,又笑著說:「那時候可危險了,差點交代在那裡。」


  張起靈抽了兩張紙巾,一張自己捏著,一張替吳邪擦擦嘴角的油漬。


  「現在的日子多好,平常養些花花草草,兩個老頭子相依為命。」電視裡傳來狗叫聲,吳邪偏頭看向張起靈。「你說我們要不要養隻狗啊?要是遇到歹徒私闖民宅,也有隻惡犬可以嚇唬他?」


  張起靈摸摸吳邪的頭,眼睛盯著他。「有養一隻了啊。」


  「老張啊,都到這個歲數,認知能力難免出了問題,我能體諒。」吳邪反摸回去,兩個年過半百的老男人一下子回到三歲稚齡。


  


  但不能輕忽劇烈的天氣變化,更不能高估自己的免疫系統。那天淋的雨讓張起靈臥病在床,喉嚨發炎還有點低燒,鼻水直流到衛生紙都不夠用。吳邪擰乾毛巾替他擦擦身體、降降熱,再從冷凍庫裡拿出退熱貼敷在他額頭上。


  「以後出門不管有沒有下雨都要記得帶把傘,手機也是啊,起碼能打電話叫我送。不要以為自己還是年輕人,歲數起碼比我大兩輪,怎麼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吳邪坐在床邊不停唸叨,手邊摸張起靈的臉頰、脖子。「好啦,你先睡個覺吧,等起來的時候應該就退燒了。」說罷起身要把毛巾拿去洗,卻被張起靈捉住手臂。


  「我去洗毛巾,張老頭你乖一點。」把露在空氣中的手臂塞回被窩,吳邪輕拍棉被看張起靈閉上眼睛。


  就如氣象預報說的,雨持續下了幾天就放晴,在躺椅上蓋著毯子小憩的吳邪,被從雲層中穿透的陽光照得醒來,他瞇著眼,光照得金閃閃的灰塵在空中翻飛,老吳打了個哈欠捲起小小的氣流,坐了一會散散睡意,起身到房間看看床上的老張。


  幸好感冒不算嚴重,休息過燒就退了。吳邪撕掉退熱貼時,張起靈正好睜開眼睛,朦朧間在吳邪的掌心蹭了蹭,難得看到對方這麼孩子氣的模樣,吳邪忍不住露出笑容,捏了捏張起靈的右頰,輕聲喊他起床。


  


  後來他們還是認養了一隻狗,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只是一般的土狗,年紀不老也不小,伴在他們身邊十餘年正好,臉看起來有些呆,但實際上既聰明又乖巧,很得吳邪的緣。他們的生活從兩個老頭攤在沙發上,變成兩個老頭和一隻狗到公園散步玩耍,偶爾會去爬爬小山丘鍛鍊身體。


  


  日子依舊過得不鹹不淡,他們相互陪伴。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