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各色文件夾堆積如山,解雨臣看完一個秘書又送來一疊,可見解當家公務是多麼繁忙。鼻間竄入熟悉的菸味,又是一疊公文。
“解當家可真忙碌。”解雨臣抬頭一看,果不其然是黑瞎子,臉上還掛著痞笑,還叼了根菸。黑瞎子抱走一疊,抽走解雨臣手中的筆,坐到沙發開始努力。
解雨臣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黑瞎子知道卻沒說什麼,只是這看的時間未免太久,實在不像是解雨臣平時會做的事。
“一直盯著我看,我臉上有什麼?”
解雨臣手支在下巴,開口說:“有一雙貓的眼睛,個性卻像條狗。”
黑瞎子一聽,原本要落在菸灰缸的菸灰差點全抖在他手上,“花兒爺,這是批評還是讚美呢?”
解雨臣沒有回答,拿支筆繼續工作,黑瞎子拿出菸盒,打算再點一根菸來抽時,解雨臣又說話了。
“你不知道這裡禁菸嗎?”
黑瞎子四處張望,發現辦公室沒貼任何標誌。“花兒爺你這可沒貼禁菸標誌呢。”
“我就是一個禁菸標誌。”解雨臣露出一抹微笑。
“瞎子。”
“嗯?”
“你再不把菸掐了,”解雨臣突然板起臉。“我就把你掐了。”
黑瞎子趕緊掐熄手中的菸,開了窗用文件夾揮了揮讓空氣流通。一邊揮還一邊想著:關心人的方式這麼不坦率,可怎麼還是這麼迷人呢。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