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這種東西放在心裡就好#
bgm:Aki阿杰-一世妝
短篇,應該算虐,沒有HE可言

****

“瞎子,你說我這字寫得怎麼樣?”
挺好的,不過比起我的差了些……我就開個玩笑。
解雨臣提筆寫下一句古詞,隨後起身將硯台拿到水龍頭底下沖洗。
“瞎子,你說我這麵煮得如何?”
雖然稍鹹了點但很好吃啊,真不愧是解當家,下廚沒幾次就做出這樣高的水準。
吃了幾口的解雨臣放下筷子,把碗端到飲水機下加了開水。
“瞎子,你說我穿這條褲子會不會太輕浮?”
看起來很有朝氣,給人的感覺挺好的。不過低腰了點,穿這條吧。
解雨臣蹲下身看到內褲露了出來,換成另一條高腰的牛仔褲。
“瞎子,你說我做這個決定妥不妥當?”
我相信你。
“還是再推算一下比較好……可不能出差錯啊。”解雨臣給自己倒了杯茶。
花兒爺,別喝隔夜……
一口飲下,滿嘴苦澀。從臥房拿了套衣服,解雨臣走到浴室,一手解著襯衫扣子,一手打開蓮蓬頭調整水溫,袖子都弄濕了,黏在手臂上。
脫光衣服的解雨臣站在蓮蓬頭下,讓溫度適中的水流洗滌自己。
嘖嘖,花兒爺真是好身材啊。
解雨臣轉個身,猙獰的疤痕爬在他的背上。
怎麼回事?是誰弄的……
解雨臣洗好澡,連頭髮都沒有擦乾就撲在床上。
都說幾次了,要把頭髮擦乾。平常事情那麼多,覺沒睡好幾回,身體本來就不大好,要是感冒了豈不是更嚴重嗎?
黑瞎子伸手要拿毛巾替解雨臣擦拭頭髮,對方卻比他早一步。
很好很好,沒忘記我說的話,雖然沒了替你服務的樂趣。
解雨臣熄了燈,都市明亮的燈照入窗簾半拉的空縫。身旁的人摟著他的腰,在他耳邊低語著情話。
花兒爺,今天氣氛這麼好,我們……
“瞎子,你說我是不是該去找你?”
花兒爺說這什麼傻話,我不就在你身旁嗎?還是要做點事讓你確定我的存在?
“黑瞎子。”
今天是怎麼了,一直叫我的名字的。
解雨臣躺平看著天花板,伸出右手看著腕上的黑曜石手鍊。
黑瞎子撐起身子,墨鏡後的眼睛緊緊盯著解語臣,他緩緩低下頭,吻上解雨臣的嘴唇。
解雨臣則抬起左手,收攏,形成擁抱的姿勢。
他放鬆手,讓右手臂跌回床,一大半懸在床邊,左手臂則遮住自己的眼睛。
黑瞎子替他抹去臉上的水澤,淺淺一笑。
解雨臣,這樣可不像你。
“你夠了黑瞎子……”解雨臣的聲音裡透出脆弱。
臉頰上那隻手漸漸轉為透明,伸出食指點在嘴唇。
有些事,不用說出來。

“都死這麼久就滾出我的世界。“
手微微顫了一下,黑瞎子收回手,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
這不是擔心你嘛。
黑瞎子下床,走到落地窗邊,明滅燈火穿過他,照在解語臣臉上。
晚風輕拂,沒有驚醒床上入睡的人。

晚安,解雨臣。

晚安。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ㄓ雞汁 的頭像
ㄐㄓ雞汁

窗牖說書

ㄐㄓ雞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